时代信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时代信息网 门户 相关书文 查看内容

我的立场

2016-11-13 12:58| 发布者: 奇异恩典| 查看: 1218| 评论: 0

摘要: 我 的 立 场 约瑟••M•伯南汉 翻译: 田 心 伯南汉弟兄给我们留下了一些关于应该如何实现伯南汉信息资料分发的详细指示。因此,我相信,这是一切寻求神的完美旨意并期望正直地、得胜 ...

我 的 立 场

 

约瑟M伯南汉

 

  

翻译:  

 

伯南汉弟兄给我们留下了一些关于应该如何实现伯南汉信息资料分发的详细指示。因此,我相信,这是一切寻求神的完美旨意并期望正直地、得胜地行走在神的道的亮光中的人们所必须遵循的。

 

我们必须拥有一个源头,在那里必有一个终极。据我所知的最好做法是,我会让圣灵来掌管此事,让他作我的终极。让这盘录音带成为解答你们这些问题的终极。

                          教会秩序,印地安那州杰弗逊维尔,63-1226

 

这些录音带是受版权保护的物品,它们必须是录制得最好的录音带,就像书籍一样。如果你对录音带的质量不满意,就退回来,把你的钱要回去。

向这磐石说话,加利福尼亚州莱克波特,60-0723

 

录音带是按合同办的。如果我……我不知道合同什么时候到期,那是理事的事,属于理事的事;不是执事的事,是理事的事;不是牧师的事,是理事的事。据我所知,理事们,往往是他们-他们签一个合同。如果这-这是错的,请理事会纠正。理事们与制作录音带的人之间有协议,这些录音带是有经营特许权的。

其他任何人不得制作录音带,除非经有特许权的人允许;录音带不得销售,除非经有特许权的人允许。因为那是法律规定,看,特许权控制这事。明白吗?如果那特许……那有特许权的人想要某某人制作录音带,那取决于他。如果他想要让每个人制作录音带,那取决于他;他想要每个人销售录音带,那取决于有特许权的人。他应该从有特许权的人那里得到一个-一个书面授权后才能制作和销售录音带,这样他在法律上就是清白的了;因为如果他不那么做,有特许权的人就……你要对你自己负责……如果有一个-一个邪恶的人想挑起纠纷,他可以那么做。因为你越过了那个特许权……那就跟版权一样,看,是一码事,不允许你那么做。那么做,会被罚一大笔款的。

                          教会秩序,印地安那州杰弗逊维尔,63-1226

 

那不是我的事;那是他[有特许权的人]的事和理事们的事。我不是要介入此事,我只是告诉你们这方面的法律。明白吗?这法律就是:从订购录音带时起,录音带就应该在一天或两天,三天或四天,最多五天内寄出。人们订了录音带之后,你必须把录音带寄出去。若违背订单,特许权就会随时被取消。明白吗?

看,每六个月或一年,就应该重新审查,这个协议应该重新审查。你们应该按特许权上说的某个必须见面的日期见面。其他人也应该在那个时间来,你们应该通知那些已经订购录音带的人带上他们的协议来,坐下好好讨论。看,那些订单必须履行!明白吗?

                      教会秩序,印地安那州杰弗逊维尔,63-1226

 

这些录音带是绝对有特许权的,没有人可以搞乱它们。你最好别那么做。如果你那么做,你就触犯了法律。但是我们会告他吗?不会的。

认清你的时代及其信息,印地安那州杰弗逊维尔,64-0726M

 

韦伯斯特《新河岸大学词典》第二版上的词条解释:

1,  版权:授予作家、作曲家、剧作家或出版人独家出版、生产、销售或发行文学、音乐、戏剧、艺术作品或其电子产品的合法权利。

2,  特许权:制造商允许发行人或经销商销售其产品的授权。

 

致基督内我的弟兄姐妹们:

我刚刚寄出了一封私人信件给几位弟兄,这些弟兄或者已经开始、或者已经卷入了一种直接违背伯南汉弟兄关于复制、销售、翻译,以及大量发行他的讲道录音或讲道印刷品方面指示的商业行为。

在某些方面,这种侵犯目前由“神之声录音”机构所拥有的版权和特许权的行为已经持续了多年。正如你将要阅读的报告里所说的,我们在过去多次想纠正这种情况,但是毫无效果。

我们认为,我们必须遵循一个几乎被遗弃了的至关重要的和高瞻远瞩的(或更正确地说是“目光敏锐的”)协议,也就是伯南汉弟兄关于储备和向人们分发属灵供应品的正确方式的陈述,那是不可更改的和无须解释的。如果一字不差地遵循了,在弟兄们之间就不会有竞争,在翻译中就不会有矛盾和分歧,资料也不会缺乏。

财物所有者和/或其代理人有权确定受特许权保护的个人财物的实际分配,这应该是勿庸置疑的。尤其是当我们考虑到这样一个事实:就是该财物的所有者是这样一个人,他的话语和行为被陷入争论的各方都视为权威。还有,一个人数稳定增长的群体,已经无视伯南汉弟兄在四十三年前所制定的规则,他们卷入了只能被认定为“盗版资料”的销售行为。

    随着新技术的引进和环球网易于连接公开论坛及聚会,不同意见各方之间的竞争已经变得如此无礼和无耻。这种情况若不纠正,任其发展下去,可想而知,是不会有任何好结果的。我们不能再坐视不管,应至少再做一次努力,向卷入这种竞争的每一个人指出:回到该财物所有者本人 - 威廉•伯南汉弟兄的立场和智慧一边吧。

在这本小册子里,你会读到也许令你震惊甚至伤痛的事情。请相信我,我很抱歉,如果我所说到的事情引起你的伤痛。但是,我若只给你一半事实或错误的信息,那是更不公道的。我相信是我公开阐明我对这件事的立场的时候了,并且我相信,你需要和值得听到,至少一次,我不得不说出来的这些话。

愿神帮助我们大家。

 

他的仆人

约瑟•M•伯南汉(亲笔签名)

 

 

 

15214月,马丁•路德被召到罗马教皇查尔斯五世面前,为他自己的事工进行辩护。他所写的著作堆在他前面的桌子上,但是他只有这一次机会来解释和辩护那些著作的内容。他的事工,或许连他的性命,都危在旦夕。

他没有挑衅,而是谦卑地陈述了他的诚实无暇的行为,以及他批评教皇的理由。当他说完以后,评审团要求他公开放弃他所写的一切观点。

路德回答说:“除非圣经和明明白白的理由证明我有罪,否则我不会接受教皇和罗马教廷的权威,因为他们已经是自相矛盾的 - 我的良心只能服从神的道。我不能也不会放弃任何观点,因为做违背良心的事是既不正确又不安全的。”

然后他加上一句:“这就是我的立场。我不能做别的。求神帮助我!阿们。”

 

 

 

 

 

 

我 的 立 场

我不能做别的

 

约瑟••M•伯南汉

 

 

 

 

 

每个星期,都有成百上千的录制了信息教会卓越传道人弟兄的讲道磁带寄往世界各地。这些录音带和录像带可以从他们的教会办公室以合理的价格买到。他们教会有专人负责监督这些资料的复制和寄发工作。若是另外一位弟兄或一群信徒(从纯洁的动机出发),觉得不需征得那位传道人弟兄的许可,就可以通过他们自己的商业机构销售这些讲道资料,这么做对吗?当然不对。这么做是可耻的。那位讲道的弟兄才有权决定应该怎样处理他的劳动成果,难道这不是正确的和合乎逻辑的吗?至于怎样分发和由谁分发,难道不也该由那位讲道的弟兄作出决定吗?

我们且这么说,一群好心人利用明知是从销售盗版资料所得到的一部分利润来支持传教士,来向世界各地寄发大量基督教资料。难道那样做就能使不义的行为变得公义吗?同样,明显的答案是:“不能,不义就是不义。”

但是类似的误导行为已经成了我们生活中如此习以为常并能接受的事情,以至于人们几乎没有想过这样做是否应该

在这份报告中,针对“威廉•伯南汉传福音协会”有关他的信息的版权及特许权的协议的指示,我要详尽地阐明我是怎样以及为什么与那由一个越来越多的弟兄们所形成的圈子不能苟同。

我想,你从这份报告中所了解的事情真相要比你从前知道的更为清晰。

 

个 人 见 证

 

首先我愿意和你分享一点我个人的见证。就好像我们是初次相识,慢慢互相了解一样。

我相信在我的生命中能有威廉•伯南汉作为我地上的父,我这福分真是够大的了。我父亲被召回天家的时候我才十岁,然而他的话语一直是我的行事准则,他的人品是我的典范,他的姓氏是我的遗产。每天我都从聆听他的声音话语中感受到他爱的慰藉。

我的青少年时代的时间大部分是属于远离神的。在我心里我感觉到他在呼召我去事奉他,但我却依然故我地行事,拒绝完全降伏在他的手中。直到19812月的一天,神在他的怜悯中,阻止了我生命路上的冷漠。我认识到若没有神在我的生命中处于中心位置,我将一天都难以生活下去。于是我约了一位传道人朋友,让他在教会和我见面。这位传道人和我一起在圣坛上,直到我知道自己面见了我地上的父所传讲的那位天父。我想知道:“我过去为什么如此愚昧地拒绝神,而浪费了那些岁月呢?”

我迫不及待地想为神工作!我明白我得做点什么来帮助别人也认识我所逐渐认识的奇妙耶稣。祷告之后,我感到神呼召我从事录音方面的事奉,这呼召使我深信不疑、不可忽视。我对录音之事一窍不通,也不懂经营,然而我日益强烈地确信这就是神要我做的事。我向威廉•伯南汉传福音协会的理事会申请复制伯南汉信息的录音磁带的特许权并获得了批准。我筹建了“神之声录音”这一机构并根据伯南汉弟兄在其录音带里所留下的指示开始工作,并且在1986年我们承担起“晓谕之道”的书面出版职责。神极大地赐福了我们,他让我们的制作能力逐步扩大以满足日渐增加的需求。1981年我们录制了2200盘英文信息磁带。现在我们每年提供磁带500000盘,每年以45种语言出版信息书籍7百万册以上。[译者注:这是2001年的数量,2007年“神之声录音”机构每年提供的声音材料和书面材料数量已是2001年的七倍以上,2007年外语信息资料已达到73个语种。]

作为一个人,和我相信是神要我达到的标准相比,我失败过无数次。但我不住地祷告和努力。

而今(似乎是突然间)我已是46岁的人了[译者注:作者2001年的年龄],已经是两个成年孩子的父亲,两个可爱男孩的爷爷了。满怀诚实之心,我要说,我想作全世界基督新妇的仆人的愿望仍在我心中燃烧,其火热程度不亚于二十年前“神之声录音”机构制作出第一盘磁带的时候!

只有一种地位是我所力争的,那就是行在神的完美旨意中。唯有那样,我才算实现了神把我安放在地上的目的,才算实现了他使我出生于我的双亲的目的,以便拥有完成他命定我去做的事业的资源。

二十年来,由于我的姓氏以及作为制作和发行伯南汉信息的特许权持有人,我总是意识到各种各样的责任。我生活中的大事小事、一举一动都处在公众的最详细的审查和评价中。有些人不承认我,也不承认我们通过“神之声录音”机构所做的一切。他们有的人说:“据圣经记载,先知的儿子们都没有一个好东西。”另有一些人则无视我的抗议,企图把我的地位抬得很高。根据圣经,这两种人都是不对的。这令我个人感到苦恼。我无法改变这种状况,我也不觉得我应该对这种局面的存在承担责任。

按我的本性来说,我愿意讨每个人喜欢;我愿意和寻求与别人一样被接纳。但是我已领教到:公众的认可, 说得轻一点,也是变化无常的!圣经教导我们说,你不能同时既事奉人又事奉神。这成为我经常放在面前的一个警告。我也知道假若我不把神的道摆在我个人生命和日常万事之首,我永远也不能成为民众的真正仆人。我相信,如果不把顺服神的道放在万事之上 - 放在家庭之上,朋友之上,名誉和安全之上,甚至放在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友好之上的话,那么除了事奉撒但,就什么人也事奉不了。

 

神之声录音机构

 

自“神之声录音”机构建立之初,我们就一直强调这个事实,即:我们的目标是就我们人所能及的努力,严格遵照伯南汉弟兄的指示来运作伯南汉事工中犹如其臂膀的磁带录制工作。我们寻求了世界各地传道人的合作,并向他们表达了我们想成为基督身体中一个肢体的愿望。我们向他们应许:任何向我们索要伯南汉信息资料的要求都会受到重视。

然而,数十年来,未经授权的一些有版权的信息资料仍然有增无减地在销售。在很多时候有些人打电话告诉我他们正准备要做那些事;我们也通知了他们,在我们不了解他们的计划之前不要轻举妄动。但是他们却撇开我们,一意孤行。也有这样的时候,我们对那些顽固不化的违背者也强调过我们有权通过法律来解决的立场,但我们考虑到那毕竟是令人不愉快的下策;于是我们尽量避免采用它。

当我们试图指出这种胡乱行事的错误时(不是根据我们的法则或是理解,而是根据伯南汉弟兄关于这些问题的确切话语),我们便被指控为“暴君”,是“恶人出来阻挠圣灵的工作”。

我们被指控为限制别人使用伯南汉弟兄的话语。而我们实际想做的是限制乱用伯南汉弟兄的话语。

我曾一遍又一遍地听到这样的话:“他们是想给圣灵加版权。”“耶稣没有任何版权。”谁能说出这样不合逻辑的话啊!这样来指控我们这些分发先知的磁带和书籍的、同在信息里的弟兄的人,实在不配当基督徒。

事实是:与我们被指责的相反,我们尚未为任何物品取得版权!我们仅仅在努力维护伯南汉弟兄已经归纳为版权的物品而已!

不过,已经有许多人,他们试图将伯南汉信息搞成他们自己的版权为其所用。(也就是说,他们拒绝接受伯南汉弟兄关于他的信息已经有版权归属的声明。)有些人已经成功地为他们搞的另样版本获得了版权。还有些人采取了更无礼的步骤,按照他们自己的一套做法对部分信息加固版权,不让他人涉足(关于这一点我将在这份报告的后面进一步详述)。

一个人为了使其违反现有版权的处心积虑的行为合法化,就必须在文字上绕圈子。

我不想老是被迫处于一种防范状态。这样我就得在我正为他们服务的这些人的圈子里留意那些伏兵了。但是,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我还得做维护版权的工作!现在全世界有一大群人在依靠我们寄给他们的信息材料来满足其灵里的需求,因此我要尽我的一切能力来忠实于我对他们许下的承诺。除了采取防范措施我别无选择。

 

错误做法

 

大量的时间、人力和财力已投入到建立和维护本地以及海外的许多力所能及的事工中。每一项都具备了大型的磁带制作、信息翻译和印刷的生产能力。相当多的工作业已完成。我们为那些已取得的好的成果而感谢神。

但令人忧伤的是,在这一过程中也有很多错误做法。有竞争,骂人,法律纠纷,建立自己的王国以及其它一些不光彩的情形。而这些都是在“新妇的事工”这面大旗之下发生的。

对于先知已经安排就绪的简单协议毫不尊重,甚至在世界范围内搞的各种翻译活动不能达到它们应该达到的水平。在许多语种中,同一篇讲道被翻译成几种不同的版本,经常伴随着不准确的和会产生误导的译文。

由于我们竭力想让这件极其重要的工作有序地进行,我们常常被迫去对付一些牵扯到最严肃的诸如同性恋、一夫多妻制方面的道德问题。我们认为,那些过着不正当生活的人无权来经手神的道的事,否则对于那些靠他们的工作成果作为灵粮的人们就太不公平了。但当我们试图阻止他们的翻译工作时,你们知道发生了什么吗?那些弟兄们立即在互联网上发布消息,指控我们企图破坏这些“神所预定的”事工!他们把他们能想得出来的一切指控都堆到我们头上!

在许多国家,他们向一些无翻译资格的翻译们付费,让他们一周译出一篇信息送到当地的印刷厂去印刷。我们知道以这样的速度翻译是无法保证翻译质量的。我们曾将这类译文送到独立的、具有专业水平的翻译机构去审查,这类译文完全达不到它们应有的质量标准,相差远了。

直到现在,在这些问题上我们仍保持公开的沉默,但我要清楚地告诉你们,这种沉默是令我愤懑的!

 

先知的决定

 

当某个产品到了标价出售的时候,就叫作“做生意”了。伯南汉弟兄不想卷入生意之类的事,但他也意识到要使他的事工在这一领域做到井然有序,就必须建立规矩,必须有章可循。他还意识到必须认真对待质量控制的问题以及他的录音带销售中的竞争问题。

早年间,任何有录音机的人都被允许在伯南汉弟兄讲道时录音。在大聚会中,大约有六个人在会场安装录音设备,但却没有一个人被正式指定负责录音,制作出录音带的事根本没有保障!另一方面,在杰弗逊维尔的伯南汉堂常规聚会中,有时候有二十人或三十人在录音,会场里的电线和麦克风一片混乱。

那时在现场录音的这些人,每人都握有一份要购买他们制作的录音带的顾客名单。费用通常包括购买空白磁带的钱外加少许人工费。

1955年,录音和磁带制作的事混乱不堪。磁带制作的数量大增,抱怨也大增:录音中的错误,答应的磁带不能寄出,价格五花八门。当利奥·梅西尔和吉恩·高德问伯南汉弟兄,他们是不是可以在他外出讲道时同行,以便录制高质量的磁带并以合理的价格出售,伯南汉弟兄对这一想法表示欢迎。他们组成了一个商业机构,叫作“传教录音”,从19556月开始直到195911月,他们的“磁带生意”与其他人的齐头并进。但是他们的录音质量和处理订单的有效方式使他们遥遥领先。

19591123日,伯南汉堂理事会作出正式决定:今后伯南汉弟兄讲道的所有录音文字只能通过伯南汉堂出售。除“传教录音”机构外,任何其他人不准制作磁带。梅西尔弟兄和高德弟兄从伯南汉堂领取薪水。在同年12月召开的理事会上又通过了一份决议:“除伯南汉堂雇请的专人外,任何其他人不得从伯南汉堂带走或出售录音带。”

但仍然有那么一些顽固的人继续在每场聚会中录音,名曰“为个人使用”。只要他们不影响聚会秩序,他们的录音行为就不受限制。

19608月,伯南汉弟兄公开声明“我的讲道录音带是有版权的物品”。然而,他的话和伯南汉堂理事会关于录音带制作与销售的决议权威性仍然受到很多人质疑,少数人根本不予理睬。

19621月,伯南汉弟兄讲道的录音授权从“传教录音”机构转到弗雷德·索斯曼和雅各·马奎尔名下共六个月。在这六个月结束的时候,伯南汉堂和弗雷德·索斯曼和雅各·马奎尔之间签订了一份合同。该合同由伯南汉堂聘请的律师们执笔,伯南汉堂一方由理事会的成员们在上面签字。这样,已经有版权的伯南汉弟兄的讲道录音工作便首次正式成为特殊授权的事工。64日,弗雷德·索斯曼弟兄和雅各·马奎尔弟兄接到通知,他们每售出一盘磁带,须向伯南汉堂缴纳0.25美元版权费,自即日起执行。

1962年到1965年,弗雷德·索斯曼弟兄和雅各·马奎尔弟兄与伯南汉堂之间签订的这份合同逐年续签。1963年,由于录音磁带的质量问题以及客户从订购到收讫所需时间太长,不断有人投诉抱怨。伯南汉弟兄决定要就这个问题讲一讲。就在19631226日的一次聚会上,他用这样几句话作为开场白:

弟兄们,今晚我们把大家召集起来开这个会的目的是要大家明白怎样才能运作好永生神的教会……

那么伯南汉弟兄是凭着什么权威作出这些指导意见的呢?

愿这里的会众能明白,这些男人们(执事和理事)都是对神有义不容辞的义务的,正如他们在这个教会所发的誓言一样,是有义务要帮助持守那些原则的。你可以不同意他们的意见,如果我让你负责,我也可以不同意你的意见。我们必须拥有一个源头,在那里必有一个-一个终极。据我所知的最好做法是,我会让圣灵来掌管此事,让他作我的终极。让这盘录音带成为解答你们这些问题的终极。

在会议中他被问到:“那么,那些录音带怎样处理呢?”

伯南汉弟兄随即强有力地、斩钉截铁地答复了这个问题。我在这篇报告的第一页印出了他的答复的部分内容供你们学习。针对那些继续制作和销售录音磁带、无视有关特许权合同的人们,请注意伯南汉弟兄的如下阐述:“其他任何人不得制作录音带,除非经有特许权的人允许。录音带不得销售,除非经有特许权的人允许。因为那是法律规定,看。那个……特许权控制它。

    如果撒但能使你相信这项阐述没有权威性,那么撒但也能使你相信这时代信息中的其它部分都没有权威性。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甚至在先知亲自对这个问题作了这样非常直接公开的阐明后,并不是人人都愿意遵守这一规则的。下面是所发生的一个实例:

1965730日在伯南汉堂召开了本堂执事和理事的联席会议。出席会议的人里有一个人是一直免费翻录并分发伯南汉讲道录音带的。他的这种“免费录音带事工”在美国、加拿大和几个海外讲英文的国家有着广泛的支持者,十分活跃。

他向理事会写过信,请求得到他们的许可,让他从事这项事工。理事会将他的请求转给索斯曼弟兄和马奎尔弟兄,也就是磁带录音和销售特许权的持有人。他们拒绝授予他这项许可。于是他问是否可以直接向理事会请求此事。结果,理事会一致决定:坚决支持特许权持有人所作出的这一决定,并且理事会为此作出了一份决议。

在这个报告往下写之前,我愿意读一下这份非常有启迪意义的决议(见附件)。请注意,这份决议是用伯南汉堂公函信纸写的,没有签署日期,表示它的永久有效性。

这份由伯南汉弟兄和理事会的全体人员在上面签了名的理事会决议,是196581日星期天上午的聚会开始之前在圣坛宣读的,之后被张贴在伯南汉堂前厅的告示板上。

伯南汉弟兄可以制定出关于此事的指导方针,但实施细则的制定则是理事会的事。伯南汉弟兄相信理事会的成员们是被圣灵带领的人们,他尊重在教会生活中的这种带领。

关于录音带特许权问题,他强调了他想要此事在理事会的指导之下进行:“那是理事的事,属于理事的事;不是执事的事,是理事的事;不是牧师的事,是理事的事。”他甚至进一步说:那完全属于不需要我知道的事;那属于他们[特许权持有人]与理事们之间的事。”                         教会秩序,印地安那州杰弗逊维尔,63-1226

人们一直试图推断:这样做与伯南汉弟兄的性格不符,他没有同意这样做,尽管他签了字!

当我听到类似这样的话时,我脑海里总是出现伯南汉弟兄讲的以下这段话:

“他[耶稣],是一个良善的人,一个谦卑的人,但他也是一个有权柄的人。他讲话时,非常谦卑温和。但到了……要区分正确与错误的时候,耶稣是非常严厉的。他拾起几根绳子,把它们编成鞭子,他踢翻兑换银钱的人的桌子,把他们赶出圣殿。他对那些法利赛人,那些敬虔的人们说:‘哦,你们这伙假冒为善的人,你们这伙古蛇,草丛里的蛇类,’等等,看。他是一个该说就一定要说的人。他是一个充满慈爱的人。但他如此爱父,以至于他与父融为一体。凡事干扰这种融洽的,耶稣必定与之划清界限。”

你知晓万事,印地安那州哈蒙德,52-0716

伯南汉弟兄正是这样的一个人! 

提出那个要求的人被理事会的这个决议搞恼火了。他不能接受这个决议具有最终的权威性。那天下午他跑到伯南汉弟兄的家里要求见他。伯南汉弟兄正在学习,为当天晚上的讲道做准备,这个时候他是不能被打搅的。这个人完全发狂了,他坚决拒绝离开,除非见到这位先知。当时屋里一阵骚乱,伯南汉弟兄实际上能从他的书房里听见外面所说的一切。

一个多小时以后,那人终于被说服今天不见这位先知,他离开了。那人刚一走,伯南汉弟兄让人在一张纸条上记下他的口述,他在纸条上签了名,指示在那晚聚会开始之前将此纸条送给那个人。这张纸条上具有讽刺性的部分内容在这里首次公开印出:

“由于你目中无人的态度,你将不再在我们的会众中被称为‘弟兄’。

后来伯南汉弟兄讲述了天使对他说的话:“你无须再称他为‘弟兄’。”此人继续参加伯南汉堂聚会,但“免费录音带事工”停止了运作。

索斯曼弟兄继续持有讲道录音带制作销售特许权,直到19811012日,理事会将该特许权转到我手中,这时“神之声录音”机构成立了。

许多人只看到聚会中的伯南汉弟兄,而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看到争战中的他。当分别真理和谬误的时刻到来时,他是那样的严肃,正如你刚才所读到的,对于他所储存的灵粮怎样处置的事,他是非常严肃认真的。在必要时他宁可用行动来捍卫主的道。正如耶稣所做的那样,他“划定分明的界限”!

 

现 在 时

 

请想一想这个问题:如果从你所听到的,所读到的,以及从第一手经历中所知道的来看,假使今天没有那个特许权和版权,假使伯南汉弟兄从未就那个问题说过任何话,假使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制作和销售先知讲道的磁带和书籍,并且任何人都可以随心所欲地引用伯南汉弟兄的话语,你们请想一想,在弟兄们中间还有平安吗?这项信息资料的“生意”现在还能顺利进行吗?

我想你知道的比这还多。请看看这些事实:就是现在制作录音磁带和印刷书籍的事还在全世界进行着,这样做的人声称他们根本不相信什么特许权和版权之类的事,每个人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而他们之间,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又在那里互相争斗,巴不得对方关停运作!撒但已经策划了在原本不应该有竞争的领域挑起竞争。

在一些信息信徒中,通常看法是,伯南汉弟兄被录音的信息现在已经降级为不受保护的、易被侵犯的公共领域状态,意思是没有可行的适用版权。还有,没有版权的资料是不具有特许权的,因此这种状况及其可能隐含的权威性也是毫无价值的。任何人都可以随心所欲地选择制作和销售源自伯南汉弟兄1100场讲道录音的任何产品而免于起诉。

不要相信这话。

通常看法的主要实质常常产生于人的推理,而当人决定要作出反对神的道的推理时,就为地狱里的所有魔鬼打开了方便之门。

如果你选择用推理来反对神的道,你可能会想:“有那么多的善事要做,肯定我们这样做不会有错呀。如果没有这位那位弟兄带头搞起一个印刷厂,或将这些信息用新的模式编出来,那全世界的人们可能会饥渴而死呀!”

有些弟兄甚至把自己当成了伯南汉信息的罗宾汉,是在“劫富济贫”。[译者注:罗宾汉Robin Hoods,是英国民间传说中劫富济贫的英雄,相传他活跃在1160年至1247年间的英国,人称汉丁顿伯爵。从十二世纪中叶起,关于罗宾汉的民谣和传说就开始在民间流传。十四世纪,有关罗宾汉的故事开始作为文学作品问世,从此他成为英国家喻户晓的人物。]


12下一页

最新评论

QQ|时代信息网 ( 粤ICP备09039477号 )

GMT+8, 2019-2-16 14:5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