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信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时代信息网 门户 相关书文 查看内容

亲历美国的几种教派教会(增补版)

2014-6-10 23:19| 发布者: 田心| 查看: 4614| 评论: 0

摘要: 亲历美国的几种教派教会(增补版) 田 心 最近偶然发现,在我的博客页面右下方,有一排字是:作者的其它日志,以及可以点开的“全部”二字。点开一看,我在网站改版之前发到本站的几十篇博文的标题和内容提要,居 ...

亲历美国的几种教派教会(增补版)

 

 

 

最近偶然发现,在我的博客页面右下方,有一排字是:作者的其它日志,以及可以点开的全部二字。点开一看,我在网站改版之前发到本站的几十篇博文的标题和内容提要,居然都显现出来,总共占据六个页面。但是想点开具体任何一篇,却点不开了。其中有一篇标题是“亲历美国的几种教派教会,哦,前不久正好有位弟兄问起我能否发给他这一篇。今天我在个人电脑里找到了这一篇,自己重读一遍以后,想到也许对别的弟兄也略有裨益,所以就重新发到我的博客里。我在原文的前后各增写了一段文字,故在标题里增加括弧和增补版三个字。但是后面说到的信息教会内部的教派,则不限于美国了。

 

1999年年初到2000年年末,我们夫妇在德克萨斯州首府奥斯丁住了近两年。在没有找到信息教会之前,我们上过离家最近的路德派教会和略远一点的卫理公会教会,都是步行;女儿开车带我们上过几个华人教会。那时候我们在信息里是婴孩,几乎说不清那些教会与信息教会有多少不同。当然,那些教会里的姐妹们很少有留长头发的,穿长裙的则几乎没有,这方面的不同是显而易见的。除此之外,我们还感觉到一些不同,例如:传道人讲道时语调都很平淡,会众中从来没有人喊过一声“阿们”或“哈利路亚”的。有个传道人说他要带领会众作一个“肯定你一生也没有听到过的震撼你心灵的祷告”,我们夫妇赶紧洗耳等候恭听,到他早已结束了祷告时,我们还在等候。那些教会会众之间的问候语与世人之间的问候语是一样的,从来没有听到过伯南汉弟兄提倡的问候语“神赐福你”;我们主动说这句问候语时,对方好像没有听懂我们说什么。那些教会散会后全都有免费午餐。最大的“德克萨斯华人教会”,门口大牌子上写着“无教派教会”。聚会时有三个会场,一个讲英语,一个讲国语,一个讲粤语,每个会场都有上千座位。我不知道是讲三种语的三个传道人在同时讲道呢,还是一个人讲某种语被同声翻译成另外两种语。反正我们夫妇坐在国语会场,看见讲台上的传道人就是讲国语的。吃午饭的餐厅大得惊人。我们因是第一次去,被领到一个小餐厅与教会的部分圣职人员一起吃饭。路过了教会的“麻将室”、“扑克室”和“交际舞厅”,我心里觉得不对头,暗暗思量不能再来了。可是因为女儿在那里登记了电话,过两天就有电话打来,通知我们星期六去外地“团契”。我接的电话,我说没有车去,对方马上说来车接。我只好撒谎说星期六家里要招待远客,对方就提前通知了下个星期六的另外一个“团契”地点。结果,我们只上了那个教会一次,却花了两个来月才“摆脱”一次次免费旅游的盛情邀请。

 

数年之后,我们在信息里长大了些。女儿一家于2001年搬到了加利福尼亚州。2005年初,第二个外孙出生前,我们去了那里。孩子出生后,我姐妹一个人留在那里照顾了半年。2008年,第三个外孙出生后,我姐妹一个人又去照顾了四个月。其它年份里,每年我们两个人一起去,在那里小住一段时间。据说,自从1965年伯南汉弟兄讲了“洛杉矶要沉入海底”之后,加州的信息信徒就陆续迁离到其它州去了(我个人认为这也属于婴儿信徒的行为)。我姐妹单独在那里的时间长,她上过的教派教会就比较多,我在那里时也上教派教会。因为找不到信息教会,任何其它教会的鸡食再也不能满足我们这些小鹰了,所以就发生了频频更换教会的情况。伯南汉弟兄说过(大意如此),若是找不到传讲百分之百真理的教会,就上一个传讲百分之五十真理的教会也好,总不能停止聚会,因为要去敬拜神。

 

去的次数最多的一个教会,名叫“十字架之行”教会。一位老年弟兄告诉我,该教会属于浸信会(现今多数美国人已经不在乎自己上的教会属于什么教派了)。牧师约翰到过印度和中国。他每场讲道都有标题,提前发放印制精美的讲道提纲。他本人讲道的内容都是紧扣圣经的、深入浅出的纯正道理,无可挑剔。但是该教会的其它方面有许多令我们夫妇感到不适应的。例如,会场至少有我们深圳教会的十几倍大,但参加聚会的人总是稀稀拉拉。我数过一次,正好六十人。大部分人都在聚会开始前两分钟之内才到达,还要跑来跑去互相打招呼、握手、拥抱。约翰牧师本人穿戴很随便,在这两分钟里,他匆匆忙忙地到全场各个角落与会众打招呼,然后立刻上讲台。他讲道时,会众里也是毫无呼应。因为他讲得好,我们夫妇若情不自禁地喊声“阿们”,其他人就会转过脸来看我们。聚会结束时,约翰夫妇迅速从中间过道奔向门口,一边站一个,分别与会众一一握手告别。说的告别语也是跟世人一样的,从来听不到说“神赐福你”。最令我们不习惯的是,约翰牧师经常与不同的女会众拥抱,他的妻子则与不同的男会众拥抱。

 

说到这拥抱的事,另外一个教派教会,名叫“基督会”,做得更出格。他们送给我们一张碟,讲到洗礼要浸入水中、要奉基督的名,这很好;但是受洗人(无论男女)刚一从水中出来,施洗人(一般是男的)和受洗人,两个人都是湿衣服贴着身子,立刻拥抱起来。我们夫妇只去过一次“基督会”教会,散会后因为这方面的见闻争吵起来。原因是,聚会之前,我们夫妇分别参加了弟兄查经班和姐妹查经班。在姐妹查经班上,我姐妹清清楚楚听到介绍说,姐妹查经班的带领人是牧师的妻子。后来牧师讲道时,我看到坐在与我们隔着过道的左面一排有个姐妹,我看得清清楚楚,一直靠在副牧师的怀里,副牧师用一只胳膊搂着她。我姐妹被我挡住了,没有看见这情景。当时全场这样互相搂着“听道”的男女,一共有五对,老中青都有。因为靠在副牧师怀里的那位姐妹也过来与我们夫妇握过手,我姐妹说她就是牧师的妻子,我说她是副牧师的妻子,这就是我们争吵的起因。

 

“基督会”是个很庞大的教派,有成套的“本会信条”。其中有一条说,教会赞美不可用器乐,所以“基督会”的聚会会场里,任何乐器都没有。他们这一信条的圣经依据是“口唱心和(《以弗所书》5:19)”,可见他们教派认为《诗篇》第150章不属于圣经。

 

在杰弗逊维尔,我们夫妇租住的公寓旁边有一个“第一基督会”,以前我以为它属于“基督会”的一个分支。去看了一次,原来根本是两种不同的教派。“第一基督会”的会场里不仅有三角钢琴、管风琴,还有规模可观的乐队。教会里有室内篮球场,领我参观的“女执事”介绍说,那篮球架是可以移动的,随时可以改作交际舞厅。最令我吃惊的是,年轻的“女牧师”过来与我握手,自我介绍说她是神学博士、本堂牧师,可她上身穿的是袒胸露背的背心、下身穿的是遮不住大腿的超短裙!

 

杰弗逊维尔有一位希克丝姐妹,今年94岁,身体健康。她年轻时在伯南汉堂聚会,后来不知哪一年,为什么原因,她独立出来,在第10街(伯南汉堂在第8街)兴建了一个比伯南汉堂大几倍的教堂,命名为“基督福音堂”,她自任牧师至今。神之声的弟兄们告诉我们,希克丝姐妹每场讲道,除了不讲“我不许女人讲道”的道,她讲的其它内容,全都是伯南汉信息,不过她从来不提伯南汉这名字。“基督福音堂”的姐妹们,一个个长发长裙,端庄温柔。该教会也早已发展为全球性组织,每年在杰弗逊维尔召开“年度大聚会”。我们碰到过从泰国来的一位穿戴端庄、举止文静的姐妹,是那个教会的泰国分会代表。希克丝姐妹好像百分之九十九地遵循先知的教导啊。但我认为,她硬要悖逆“不许女人讲道”这一条道,其实已经百分之百地违背了先知的教导。尤其是她创建组织这一行为,说明她根本没有明白先知信息最核心的精意(即反对教派和教条)。

 

另外,我们去过的美国教派教会,与伯南汉弟兄的教导相比,还有一些普遍的差别。他们都不行洗脚礼。圣餐礼的葡萄酒都是用葡萄汁代替。他们传道人讲道时间一般都不超过半小时。他们都唱“三位一体”的歌。他们从不讲“纠正性的爱”。

 

伯南汉弟兄谴责的教派教会“两个极端”,即学院派呆板、僵化、冷漠的极端和灵恩派激进、狂热的极端,我们夫妇在美国只看到一个,就是学院派这个极端。因为我们还没有去过美国的灵恩派教会,我们在深圳倒是去过灵恩派教会。

 

美国还有通常被主流教派视为邪教的三个教派,它们的教会我都去过。它们是:摩门教、耶和华见证人和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伯南汉信息中也无数次提到这三个教派,但是伯南汉弟兄从来没有把它们视为邪教。恰恰相反,据我看来,在全世界基督教总体属灵氛围低迷的今天,这三个教派是坚持传福音的三个教派。这三个教派走家串户、见缝插针地传扬基要福音的行为,我个人认为是其它教派甚至信息教会应该学习的。我从在德克萨斯州居住时就知道,若在马路上看到穿长袖衬衣和长裤、穿袜子皮鞋、打领带、背着圣经、骑着自行车或步行的两个男青年,那必定是摩门教的。德克萨斯的夏天像中国海南岛一样热,摩门教的青年从来不会把长袖衬衣换成短袖的。后来在加州,我又看到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弟兄们,也是这样两两外出传福音。耶和华见证人教派则略有不同,他们派出传福音的人老中青都有。这三个教派给我的第一个相同印象是,他们在成圣教义方面像上述希克斯姐妹的基督福音堂所传讲的一样(摩门教的一夫多妻早已废除一百多年);他们在劝人信神方面做到了随走随传、见缝插针(耶和华见证人教派长期坚持在全球印发不同语种的守望台和“觉醒两种杂志、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坚持在全球开办不同语种的电台讲道广播)。尤其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摩门教的总部所在地犹他州盐湖城,绝大多数到过之人不得不承认那是一个圣地。我个人认为当今美国信仰倒退的显著标志是穿着暴露追求性感、纹身现象汹涌泛滥、商店主日照常营业这三样。但是一到盐湖城,你会觉得好像那不是美国的土地。全城很难找到酒吧,街上很少看到烟头,高原上一年三百天以上都是蓝天万里,街上行走着穿戴端庄的男女(妇女素颜行街、长发垂肩、长裙飘逸),那是多么令人向往的情景啊。当然,这三个教派违背圣经其它重要教义方面,是我们决不能认同的,请参阅我的另外一篇文章伯南汉信息中经常提到的教派教会简介

 

美国是一个以基督教为立国之本的国家,到处都是教堂。小城杰弗逊维尔,只有两万多人口(相当于深圳莲花北村的人口吧),但是这里有上百个教堂。这里是这时代先知的故乡,但是很可惜,你如果在杰弗逊维尔街上拦住十个人,问他们听说过这信息没有,至少有九个人会说没听说过。若是偶尔有一个人说听说过,也会接着解释说他为什么不接受这信息。这现象,使我越发感谢神,在遥远的那块属灵的沙漠之地,让我们这一小群人得到了被他们抛弃的一个小泉眼,殊不知这小泉眼里涌流着活水的江河!

 

这时代信息的送信人伯南汉弟兄去世之后,各种类语文里出现了一个新词汇信息教会。在二○○二年三月,我本人也被选举为中国深圳的一个信息教会的牧师。但紧接着我就产生了一个疑问:称作信息教会的教会,是否符合我们不属于任何教派这一条信息呢?恐怕很多信息教会,实际上已经成了一种新的教派。因为这时代信息说教派的一大特征就是像天主教一样,教会与教会之间有上下级组织关系。若真是信息教会,就该各自独立,一万人大教会的牧师与十个人小教会的牧师都该是平等的。但我发现,我虽然名义上是中国深圳这个教会的牧师,但本堂六个同工中的三个,无论何事,都向加拿大某个信息教会请示汇报;连我每一场讲道的内容,散会后三小时之内也必定被汇报到加拿大。二○○五年年初,我们夫妇利用去美国探亲的机会,第一次参观了先知的故乡和神之声录音机构,并在神之声录音室录制了第一篇正版中文音频资料各各他的那一天。回国后,我就感到像重新回到了文革时期的白色恐怖之中,一言一行都被人监视。但我明白,我去过杰弗逊维尔一趟这件事本身,毕竟构不成罪状,且加拿大那个教会要我对此事严加保密。于是,我在一年前刻录散发过电影“十字架”的事,就被翻了出来,作为滔天大罪,受到各种形式的严厉批判。后来我才知道,加拿大那个教会早已成为五重事工教派的领军教会,自称拥有《以弗所书》4:11中神赐的五重事工,他们攻击伯南汉弟兄的两个儿子一重事工也不沾边、只会印书造磁带。其实那次我在杰弗逊维尔已经看到了约瑟伯南汉弟兄写的我的立场,但由于我当时对信息内部分门结党情况的严重性不甚了解,所以也没有想到要把它翻译成中文(我是两年后才翻译约瑟伯南汉弟兄那篇文章的)。

 

于是我们这个小信息教会,就逐步与加拿大那个大信息教会脱离了一切关系。全中国的信息教会,也开始分成两派,后来又渐渐分成三派、四派。但每一个信息教会都说:我们不是教派,我们不跟从任何人,我们只跟从耶稣基督和这时代信息。所以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也发在这个网站的博客里,标题是:我们不是教派这宣告要经得起考察。我认为最简单的考察方法就是,你们教会与任何其它教会有没有指示与请示的关系、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你们教会有没有与这时代信息相冲突的教导?

 

最主要的具体区别是,由于“五重事工”教派开创了制作盗版信息资料的先河,所以从一个信息教会使用来自何处的信息资料,就可以分辨这个教会是不是教派。因为这信息的内容之一就是:这信息是有版权的。这里(指杰弗逊维尔)是灵粮储存和分发的地方。

 

其它次要的区别就多了。例如“五重事工”总部差派过一个传道人到中国来举办培训班,宣讲为什么要废除圣餐、洗脚和十一奉献,当时属于该教派的中国信息教会就遵照上级指示废除了;有的后来恢复了,有的至今也没有恢复。

 

例如新加坡最大信息教会的牧师,大肆宣传“姐妹不穿长裙也可算端庄圣洁离婚姐妹不必等候确认前夫去世也可再嫁这两条明显与伯南汉信息相冲突的错误教导,他还自称是这时代信息的卫道士。

 

例如有些教会的“长者”,怀着对未婚姐妹深厚的爱心,劝导遵照先知的新妇的选择这篇信息择偶的剩女(我个人认为她们是圣女)不要那么死心眼,要赶紧现实一点,找个“信息内的弟兄结婚过日子。

 

例如有的信息教会,追逐世界潮流,把教会音乐改成了打击乐摇滚乐。

 

例如有些信息教会的圣职人员,完全不提这时代信息里一百多处讲到的纠正性的爱,他们对初信的弟兄姐妹,完全不过问他们在散会之后活出什么样的生命(包括未婚同居),姐妹穿光大腿的短裤短裙,等等。

 

这样的例子多得举不胜举。我听说在信息范围内,已经出现了一百五十多个不同的教派。但是不管这些教派有多少个,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拒绝神之声的正版信息资料,接受和使用盗版的或某些人(机构)另行编制的信息资料。这些资料与正版资料相比,就像转基因食品与天然食品相比,外表不一定看得出有什么区别,但多年之后,两种食品的食用者之间,就必显出区别了。

 

(二一一年六月十九日写于美国印地安那州杰弗逊维尔,二○一四年四月二十三日增补于中国深圳)

最新评论

QQ|时代信息网 ( 粤ICP备09039477号 )

GMT+8, 2019-2-16 15:5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