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信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时代信息网 门户 田心答问 查看内容

对JOSEPH WAM弟兄来信的答复

2009-7-27 12:05| 发布者: 田心| 查看: 5173| 评论: 0|原作者: webmaster|来自: 本站原创

问题:(电子邮件正文拷贝)

 

亲爱的宝贵保罗弟兄,

我相信凭神的恩典您和全家都在主内平安。

附件里是我藉着圣灵的引导,写给说华语的弟兄姐妹写的信息。这是为了坚固主内弟兄姐妹的信心,使得更靠近我们的主耶稣基督。若对您有益处,请也跟其他主内弟兄姐妹分享。若发现了什么问题的话,请及时与我联系。

愿神加倍祝福您和全家!

                               主内  约瑟弟兄

 

田心答:

 

约瑟弟兄:

    奉主耶稣的名问候你和你的家庭平安!谢谢你记念,是的,我、我的小家庭和我们深圳(梅林)时代信息堂这个教会大家庭,蒙天父持续不断的眷顾,在各方面都能成为神恩典的活见证。

约瑟弟兄,我相信我们之间互不相识。但你既然主动把你的长达七万三千字的笔记发给我,并让我看看,“若觉得有益处的话,无妨与其他同路的弟兄姐妹们分享。”

请原谅我这个人的优点也是缺点,就是说话太直。我个人已经花几个小时读完了你的笔记,但若说拿去与很多弟兄姐妹“分享”,我不会做。因为正如你所说的,分享是要与“同路的”人分享。不要以为我们都接受过这时代信息,就是同路的了。不,西方国家至今把天主教人数加上新教、东正教的人数说成是“基督教人数”的做法,我是决不同意的。同样,十多年前的“信息内”这个概念,我认为今天也毫无意义了。你不也一样这么认为吗?你的笔记开头“声明”中不是也“特意用‘信息圈子’和‘被完全揭开的神道’来排除误解”吗?其实,我们对你的高论不会有误解。这个偷梁换柱的做法不是你发明的,这在哲学上叫做“偷换概念”,这只表明我们之间说到“信息”两个字时,各自的理解已经相差万里了。所以我们教会的弟兄姐妹们只是与我同路、而决不是与你同路; 所以我自己浪费几个小时事小,我不能让更多的弟兄姐妹们每人浪费几个小时。当然,我会让本堂同工小组的弟兄们来“分享”你笔记的,因为他们已经久违了SEBASTIAN吴式写作风格,又不知道近几年国际敌信息圈子里有哪些主要论点(我从美国和菲律宾带回来不少这方面资料,可惜全都是英文的,他们看起来有困难)。正好,那些主要论点在你这篇笔记里都有了,是他们增长见识的一份绝妙教材。

我在你的主要论点里,按顺序列出几点,阐述我的看法:

第一,你笔记的副标题应该改为正标题,因为你们从最初攻击约瑟·伯南汉弟兄时起,就质问他“是坐在首位上还是末位上”。对于这个问题,我个人的看法是,约瑟·伯南汉弟兄是个很谦卑的人,凡接触过他的人都这么看,包括你们那群人里的尚未丧尽天良的弟兄。至于他1981年把“伯南汉传福音协会”改名为“神之声录音机构”、自任董事长一事,我不认为是他抢坐首位。我们应该看的是,他担任这个董事长以后做了什么。该机构制做的信息资料总量,已经是1981年累计量的几百倍!并且他遵照先知的惯例做法,对亚、非、拉美、东欧贫困地区的信徒免费供应信息资料,而靠向富国(北美、西欧、澳洲)的信徒出售信息资料的利润来维持上述数量惊人的免费供应。而这些年疯狂搞盗版、不愿购买正版信息资料的,正是北美富国里的少数人!约瑟·伯南汉弟兄从不靠拥有这信息版权去募捐发财。说约瑟·伯南汉弟兄将成为领袖人物,本是这信息的内容之一(当然按你们的概念、先知说那些话的录音不属于这信息、属于“神允许先知犯错误”)。约瑟·伯南汉弟兄坐了神之声录音机构这个首位之后,他个人还是住在他父亲留下的那个简陋房子里(与你们那群人里的那些著名牧师所住的豪宅相比、那简直是贫民窟)。他的孩子们还是要每周去打两天神之声录音机构工作之外的小工,才能维持简朴的家庭生活。所以,他的这个“坐首位”,正是主耶稣说的“坐末位”!他已经坐了28年,并且信息内的大部分真信徒盼望他还继续坐下去。

第二,就是上面提到的你的声明。我还是改不了说话太直的毛病。我个人认为,世界上原信息圈子内出现那么多纷争,争论的焦点其实只有两个:1)这信息(MESSAGE)和送信人(MESSENGER)的关系问题。这群人认为,神不是随便派个人送信的。例如神派摩西去送信,就向人们验证摩西是他的先知,就把摩西的生命磨练得像神自己的生命一样。那群人的观点则跟可拉眼里看摩西一样。可拉其实与摩西是同一个爷爷的堂兄弟,也是以色列人最高层领袖之一,就觉得:“你我之间有多大区别吗?神不是也可以派我送信吗?所以,我们决心只跟从神的信息,决不跟从一个送信人(《民数记16:1-40》)!”(2)这信息是一个整体的真理,还是可以分割的?也就是说,是全部的伯南汉弟兄讲道录音都叫做这信息呢,还是一部分(或大部分)叫做这信息、另一部分(或小部分)不算这信息呢?这群人认为全部录音都叫这信息,那群人认为某些部分(例如关于信息版权和关于约瑟·伯南汉弟兄这个人的那些讲道录音)不能算这信息,理由是圣经里也记载了先知犯错误,那些部分是先知讲错了。为了节省时间,我把我去年对一位弟兄来信的“田心答问”贴在下面作为附录一。那是已经在我们教会网站上贴了快一年的,希望你能冷静地读一读。

第三,你的笔记里凡提到先知的姓,都是写“伯兰罕”。你也许会说:“英文姓氏如何翻成中文,见仁见智,你何必为这么一点小区别大做文章呢?”不,弟兄,不是我大做文章,而是在十几年前就有人大做文章了,而我晚了好几年才认识到最初制造这一点小区别的人的污秽用心!再次为了节省时间,我把我2007年元旦的一篇“田心答问”《“伯南汉”和“伯兰罕”是两个人吗?》贴在下面作为附录二。弟兄,如果你接受这信息已经有十年、并且你尚未陷入那群人给你的利益深坑的话,你一定知道,我所说的句句是事实。

第四,你在笔记第5页涂成黄色、并在后面多次提到的话:“那些敬拜伯兰罕弟兄的人”如何如何。你把我们这群人打成“敬拜伯南汉弟兄”的,弟兄,你错了!你若了解一点我们教会和几乎全部中国信息教会的分裂史的话,就知道这话正好说反了。我本人因复制《十字架》等传播基要福音的电影送给初信耶稣的人,被分裂方批判为“犯属灵的淫乱”、“在非波阿斯的田里捡麦穗”,他们批判我的主要论据就是“难道有了伯南汉信息还要任何其它灵粮吗”、“《十字架》是宣扬女人讲道和剪头发、穿裤子等的大毒草”。我当时辩驳说:“那么《十诫》是不是也是毒草呢?”鹦鹉学舌的奉命批判者说:“除了伯南汉信息之外的东西当然全都是毒草!”请看,究竟是谁曾把伯南汉弟兄当作敬拜对象呢?我们这群人只敬拜主耶稣,因为我们奉他的名说话行事,奉他的名祷告祈求,我们从来没有奉伯南汉弟兄的名做过任何事!

第五,你在笔记第6页下部一段说我们这群人“只知道1965年前神做过什么,而不知道现在(2009年)神正在做什么!所以弟兄姐妹,我们应该注意这些事情,因为我们的敌人魔鬼也是利用神的道骗人的。”你说得太好了!我们中国信息内的弟兄姐妹们的确有些消息闭塞,对敌信息的你们那群人现在的所作所为的确很不了解。但是我们有个简单的思维方式,就是不太相信“外来的和尚好念经”,我们更喜欢听互相知根知底的本地传道人讲道,也许本地传道人讲道远远不如外来的和尚水平高,但我们相信先知说的这一段话:“我们因我们活出来的生命被人认知。俗话说,你的生命说出的声音如此之大,以至于我听不见你的见证。因此,活出神的道强于传讲神的道。你活出来的生命表明你的品性,因为你的生命总在奠定着你的品性。”你们那群人年年来中国举办所谓的全国信息教会传道人聚会、中国信息教会传道人培训班,等等,我觉得你们要首先把上面这段信息教给你们管吃、管住、管路费招来的人。否则,你们总不能把他们都移民到富国去吧,等你们的会议一散会,他们回到各自的本地,各种属世的诸罪暴露无遗(例如打着传福音旗帜做生意,编造他们在中国为福音和信息多次被捕坐监和中国有数百万信息信徒的谎言在富国骗取捐款,把教会的实质变成经商机构,无照经营,走私贵重商品,制造贩卖盗版书碟,窝藏超生游击队,奸淫幼女孪童,谋划偷渡出国,等等),了解他们的本地会众,谁还愿意听信他们嘴里所讲的呢?所以这类流动传道人,都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没人知道他们的真实国籍、家庭地址、住地教会、联系方法、真名实姓,等等,除非雇用他们的大老板知道。你们也效法他们,在教会内互相蒙骗,你们的地址、电话、身份证、房产证、学历证、结婚证、营业执照、银行存折(卡),包括你们究竟是男是女、姓甚名谁,全都弄假的!就连无从查证的电子邮件地址,你们也像搞手机犯罪的人一样频繁更换。

第六,你在笔记第8页的最下段说:“这是联合的时代,而联合的迹象已在四十多年前出现了。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主的来临就开始敲门了。我们应该完全投身于神道上,撇下一切世上的东西。”弟兄,你真是一只灵巧的鹦鹉。但可能你毫不了解信息内的联合和分裂史。凡经历过这段历史的人都知道,就是当撒但分裂教会的罪行一旦被揭露之后,马上摇身一变,大讲起爱、联合和宽容来,说:“都是兄弟嘛,不要争论了。纷争不是来自神的。”注意:圣经里从来没有这样教导过。在圣经里,可拉是分裂教会的典型,他跟摩西正是堂兄弟。杀了亚伯的该隐,也正是亚伯的同母兄弟。有一种纷争正是来自神的!他们这样说是故意混淆属灵的和属世的两种纷争(请比较《路加福音》12:51-53和《哥林多前书》3:3的两种纷争),想倒打一耙,把圣徒为神的真道竭力争辩(《犹大书》3)说成是“缺乏爱和宽容”、是“挑起争端”。我们要牢记伯南汉弟兄说的:这个教导是专门向这个教会(伯南汉堂)讲的。为真理而争辩正是遵行圣经里所教导的神的公义之道。

第七,你在第24页中部说:“‘我们接受了末后的信息’等等这些信息圈子里的套话。”其实你是在批判你们自己。我们这群人从来不像你们,把刚听说伯南汉三个字才几天的人买到远处参加中国信息传道人年会,追求洗礼人数和外表圣洁(把穿长裙和去掉戒指耳环等作为加入你们机构的第一步手续),追求照相摄像然后做成募捐资料去美国骗钱。我们这群人里更从来不讲你笔记中提到的那些套话:把整个伯南汉信息中只出现过一次的“五重事工”作为一条大标语、攻击伯南汉堂这些年聚会时无人讲道而播放先知录音的事啦,鼓吹什么“新妇肉身成道”理论啦,什么“摩西没有到达应许之地、约书亚才是主持划分迦南地界的人(你们自比约书亚)”啦,以及你笔记中用巨大篇幅罗列伯南汉弟兄犯错误的“罪证”……弟兄,我不否认你所罗列的那些证据,因为我们这群人从来没有把伯南汉弟兄当成耶稣基督。我们十分认同《一代人》那本书中格里·佩林弟兄访谈录的最后一段话:有人说耶稣和伯南汉弟兄之间没有区别。但耶稣是童女生的,而伯南汉弟兄不是。耶稣不需要救主,伯南汉弟兄却需要。耶稣从不说主如此说,只说我对你们说。由于伯南汉弟兄活出来的生命,有人会误以为他是耶稣。若基督的灵在我们里面,那就是我们要活出来的生命。愿我们都能达到那个地步:使人在我们身上只看见耶稣。

另外,弟兄,若你还自称喜爱这信息的话,我希望你能记住这两节经文:先知的灵原是顺服先知的。因为神不是叫人混乱,乃是叫人安静(《哥林多前书》14:32-33)。不要因沾上利益的缘故而鹦鹉学舌,真正地安静下来,研读圣经和这时代先知所带来的宝贵信息吧。

神祝福你!

 

(二○○九年七月二十七日)

 

 

 

附录一:

该如何对待这事呢?

 

问题:(整封电子邮件拷贝)

 

尊敬的田牧师:

    我以游客身份上你们网站已经四个多月,那上面(首页)的文字和图画资料我至少看了一半,声音资料也听了不少,您的博客我几乎看遍了。所以您知道,要找到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并不难。我也是主内弟兄,不过以前没有听说过你们所宣传的伯南汉信息。但根据我的信主经历,我感到这个是真理,也许有一天我会来深圳找你们交通。我有时候也进你们的论坛里去(我一般上任何网站都是不进论坛的),感到内容很丰富,很圣洁,进了以后很喜乐!总之,今天写信给您,在称呼前面加一个尊敬的,出自内心,望勿生疑。

    不过最近几天你们论坛里有些火药味,当然你们的网站管理员已经制止了。我想,该如何对待这事呢?它与首页里也能读到的那个争论是不是一回事?为什么我在读首页的时候,没有任何不安的感觉,现在在论坛里感到了不安呢?您能不能对我解释一下我的这个问题?我知道我这个要求太过分,因为我自己也说不清我提出来的问题究竟是什么问题。(我是犹豫再三之后才写这封信的。)

    神祝福您和您的事工!

                               searchaftertruth 08年9月29凌晨

 

 

田心答:

Searchaftertruth弟兄:

首先,奉主耶稣基督的名问候你,愿恩惠、平安从他那里不断地临到你、伴随你!

我曾经回答过不少问题,并把其中我认为具有造就会众普遍意义的问题和答复,整理成“田心答问”,发布到我们教会的网站上。今天之前的“田心答问”里所有的提问者,都是我认识的人,或是我能猜测出来是谁的人。之所以删除他们的真实姓名或笔名,以及删除与问题同时发给我的其它内容,是为了保护姓名权和隐私权,避免其他人不必要的猜测和问难。而今天收到你这封信后,我祷告了很久,决定写这封回信给你,并把来回邮件全部作为“田心答问”之一发布到网上。我经常收到不认识的人的来信,少数的我回复了,大部分没有回复(时间和精力不允许)。今天是我第一次把完全不认识也猜不出来是谁的人的来信和我的回复整理成“田心答问”发布,但愿这不会伤害你(因为并不暴露任何人的真实姓名)。你的来信中实际上有四个问句,我就取第一个问句作为标题吧。

其实我是不愿意做这些事的,包括当这个牧师,办这个网站,回答各种问题。因为这样弄不好就可能会被别人指责为追求名望,而金钱、女人和名望是伯南汉弟兄警告传道人务要警惕的三大陷阱。可是,作为一个长到了一定身量的基督徒,必须懂得万事在于神的旨意。神叫我们有时候要闭口不言,有时候要竭力争辩,神自有他的办法来表明和成就他的旨意(《路加福音》1:21-22,《犹大书》1:3)。顺服之道是神的道里面最难行出来的道。祷告后我不得不继续做这些事,纯粹出于顺服神的旨意。神鉴察我的心。

至于你对我说“望勿生疑”,我不会生疑的,弟兄。圣经的教导是“凡事相信”(《哥林多前书》13:7),所以我接到不认识的人的来信后,第一步就是相信他(她)信里所写的,我决不会把怀疑、考察摆到第一步。

既然你看了我们网站首页一半以上的文字内容、听了不少的声音内容和几乎看遍了我的博客,那么,我就先回答你的第二个问句吧。是的,论坛里的争论和首页里能看出来的争论是同一回事。那是全世界接受伯南汉信息的信徒中两群人的争论。当然,有很多人说:“那两群人,我哪一群也不属,我只属于主耶稣基督。”要讨论这个题外话题就复杂了,我只好撇开它。我会在我的第267号讲道中讲到那个问题(就是下星期天、十月五日上午的聚会中)。

再说你的第三个问句。你在读和听首页内容的时候就已经了解了那些争论,并没有过不安的感觉,为什么最近在论坛里感到了不安?我个人的看法是:一,首页里的伯南汉信息,无论是文字或声音,都是正版信息。尤其是正版声音资料,是一段先知的声音在前,然后一段中文配音。我们教会里很多弟兄姐妹说,他们虽然听不懂英文,却能从先知的声音里感到力量!而盗版的声音资料里没有先知的声音,只有中文配音人的声音,听着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就是在听配音人讲道。如果你完全不认识不了解那配音人的话,也许问题不大,因为内容毕竟是先知的信息。但对于我们这个教会里对配音人活出来的生命深有了解的会众来说,听的时候的感觉就很难受。实际上我们教会的不少弟兄姐妹,在2006年分裂发生之前的一年多起,就拒绝听盗版配音碟了,那时候他们根本都不知道盗版的事。先知的信息里一百多次谴责的猫王(见“希伯来书第五章及第六章第一部分”,编号57-0908M,第160节),其实也是基督徒。若单从艺术角度来说,他的确是已经影响了两代人的歌王。他也经常在灵恩派教会的聚会上献唱。但是伯南汉弟兄说,猫王唱得越好,就把越多的人带向地狱。我过去不知道先知的这句话时,也喜欢听猫王的歌。但知道了以后再回头去听,灵里就有了阻隔,根本听不下去了!正版的和盗版的文字信息之间也是有区别的。你可能从来没有看到过盗版的文字信息,所以缺少感性认识。我本人因为过去就是盗版信息的翻译者,(见“田心答问”- 伯南汉和伯兰罕是两个人吗?)有些对比和体会。中文盗版信息网(最近已关闭)上的数量,到今年夏天已经超过三百篇,但是他们的确不讲求质量。举个例子,许多登上了网的信息中,翻译者和校对者之间的对话都还保留着没有删除,有的甚至还涂着花花绿绿的颜色,这会给读者什么感觉呢?还有,我自己过去翻译错了的地方,后来我自己认识到错了,再去他们网上查,看到仍然原封不动地登在那里。而石晓鹰正版文字信息的数量虽然到目前为止才七十多篇,质量也离十全十美相差很远,但是起码你读起来的共同感觉是(尤其是懂英文、读过原文的人):石晓鹰真是为了让我弄懂、也的确帮我弄懂了这信息啊!二,你在读和听首页内容的时候了解这争论,是从一方的有条有理的叙述中了解的清晰的论点和论据,而在论坛里你所读到的,是你不一定了解的具体分歧的背景,而且那一方的措词可能晦涩难懂、这一方的措词又可能气愤流露,所以你感到了火药味。这两群人之间争论的论点虽然很多,但焦点是两个问题:(1)这信息(MESSAGE)和送信人(MESSENGER)的关系问题。这群人认为,神不是随便派个人送信的。例如神派摩西去送信,就向人们验证摩西是他的先知,就把摩西的生命磨练得像神自己的生命一样。可拉其实与摩西是同一个爷爷的堂兄弟,也是以色列人最高层领袖之一,就觉得:你我之间有多大区别吗?神不是也可以派我送信吗?所以,我们决心只跟从神的信息,决不跟从一个送信人(《民数记16:1-40》!(2)这信息是一个整体的真理,还是可以分割的?也就是说,是全部的伯南汉弟兄讲道录音都叫做这信息呢,还是一部分(或大部分)叫做这信息、另一部分(或小部分)不算这信息呢?这群人认为全部录音都叫这信息,那群人认为某些部分(例如关于信息版权和关于约瑟·伯南汉弟兄的那些讲道录音)不能算这信息,理由是圣经里也记载了先知犯错误,那些部分是先知讲错了。我个人对于这两个焦点问题的看法是:只有真正明白了神和先知的关系(《阿摩司书》3:7),才能懂得顺服先知就是顺服神,而先知的灵原是顺服先知的(《哥林多前书》14:32)。你从《一代人回忆威廉·伯南汉》书中可以看到,曾经长期跟随伯南汉弟兄事工的佩里·格林弟兄和伯南汉弟兄的大儿子比利·保罗弟兄,都亲眼见过别人不顺服先知的可怕下场,因而对自己有过的不顺服先知的经历得到先知赦免而感到后怕和感激(见该书第28号访谈录和第30号访谈录),因而告诫人们万不可自以为是,顺服先知的信息就是顺服神的道。伯南汉弟兄去世以后,那群人弹冠相庆说:“若他是先知,神还会让他五十多岁就被汽车撞死?”证明这信息应该与送信人分开了。但是把这信息和送信人看为不可分的这群人认为,耶稣才33岁就被钉死,是神的计划,是他自己知道的。伯南汉弟兄去世之前也知道神对他的计划,他不但在去世前就把这个告诉了听他讲道的人,而且自己已经为自己的葬礼讲了道(见《一代人回忆威廉·伯南汉》中波林·帕尔默的第13号访谈录)。

说到这里,你可能已经明白,我们网站代表的是哪一群人的观点了。无须讳言,是把这信息和送信人看为一体的这群人,是把先知全部讲道录音都看为这信息的这群人。但是这群人和那群人的划分,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比如我本人原来就属于那群人,因为那时我自己根本不知道事实真相!我那时候完全不知道这信息内有纷争,更不知道争些什么。那时候我还以为纷争都是出于撒但呢。其实圣经里讲有两种纷争,一种是出于撒但,我们要提防和躲避; 但另一种是出于神,我们要挺身而出,竭力争辩!(请参阅“田心讲道提纲”第208号“两种纷争”)通过这样的争辩,那些一时受骗上当的人,只要他们的灵原是顺服先知的,就会离开他们原来所在的群而归入原来对立的群。有没有“哪群也不属、只跟主耶稣”的人?没有!这是人类最通常的一大软弱:就是悔改所包括的两个部分(认罪和纠正),只愿意做第二个部分却决不做第一个部分。偷了东西可以送回去但决不认罪!贪污了巨款良心不安可以献出去做慈善事业但决不认罪!杀错了人可以平反昭雪为他修坟祭墓但决不认罪(《马太福音》23:29-30)!但是神更看重的是我们认罪。至于纠正,那是神一定会为我们做的工(请参考我在2008628日上午的讲道“神所要的祭”)。

现在我可以一并回答你的第一个问句和第四个问句了。因为你说你自己也说不清你提出来的问题究竟是什么问题,问我能不能对你解释一下你的问题。我个人认为可以这样解释,就是,你的第四个问句实际上是没有内容的,你想问的问题就是三个问题,现在还剩下的是,该如何对待我们教会网站论坛里出现的火药味问题。

从我上面的阐述中,你可能听出了我的观点:我认为这种火药味是正常的,是符合圣经所预言的出于神的纷争。那么我们网站管理员为什么出面制止呢?这是为了让对方能充分地把话说完。另外我们这群人里也有一两个人在争论时因不冷静而导致用词用句不够洁净和严肃,需要被引领和规范。不知你注意过圣经里对耶稣第一次洁净圣殿时的记载没有(《约翰福音》2:13-16)?耶稣对待卖牛羊的人、兑换银钱的人(代表做大买卖的富人)和卖鸽子的人(代表做小买卖聊以谋生的穷人)的态度是不一样的(请参考我讲的“耶稣动怒”,2008615日)。我们相信,那群人里的大多数人,是不知情、受蒙蔽的,就好像我本人从前一样。他们中有人虽然受命一天到晚不下我们教会网站,除了发帖子以外,也在认真看首页。更有受命不用发帖子、只需以游客身份观看的人。我昨天对我们同工中的两位说了这样一件事,就是在前几天,我收到一封匿名电子邮件这样说:“有人叫我留心看你们的网站,我是留心看了。我认为这是神的网站,真理的网站,我坚决支持你们!”

我们本堂的一位姐妹气愤地质问我:“我们大家的奉献款,你就拿去开网站,作敌基督的讲台吗?”更多的弟兄姐妹虽然没有对我发这么大火,但也认为我太软弱了。本堂的弟兄姐妹们:我认为我是在善用神赐的钱财,不管是教会的公款还是我自家的钱。我也不是软弱到无能拦阻仇敌。从技术上来说,屏蔽那群人的帖子或关掉论坛易如反掌,到圣灵带领我那么做的时候只要一分钟就做得到。那样做,是符合伯南汉弟兄讲的“给教会的话”的,就是把教会网站看作一个网上教会。(“给教会的话”是信息《基督是神的奥秘》(63-0728)中的第12 -1节。这段话至今张贴在美国印第安纳州杰弗逊维尔伯南汉堂的门厅里,也张贴在我们教会的会场里。)但是如果我那么做早了一天,少使一个像上面说的写匿名邮件的那种弟兄姐妹通过观看争论得到正确判断,岂不可惜?

当然,我在祷告中会留心圣灵启示叫我怎么做和做的时间。因为毕竟这是一个小小家庭教会自己办的网站,我们有权决定怎么使用它。眼下我并没有感到圣灵的带领要我们把它的功能扩大。相反,今后若是圣灵带领,我们可以随时屏蔽那群人的帖子、关闭这个网站的论坛、关闭整个网站、甚至关闭我们教会!总之我们行一切事,都要求问神的旨意。关于我对网站之事的具体看法,我在“论坛/灵修讨论区/小问”那个帖子的2#复帖中和“论坛/见证与感悟/灵的反映”帖子的8#复帖中已经说得非常清楚了,请你参阅。

弟兄,我对你只有相信,没有猜疑。我毫不隐晦地把我的意见答复如上,也欢迎你再给我来信。

神祝福你!

                                  田心  2008年9月29晚上

 

 

 

附录二:

 

“伯南汉”和“伯兰罕”是两个人吗?

 

问题:

 

“‘伯南汉’和‘伯兰罕’是两个人吗?”

 

田心答:

 

“不是。这两个名字是指同一个人,原名是BRANHAM。”

 

问题:

 

“那为什么澳大利亚那边出的书叫‘伯南汉信息’,加拿大那边出的书叫‘伯兰罕信息’呢?你仔细看看,现在国内外各地的华人信息教会不正好是从这名字上分成两派了吗?

 

田心答:

 

以上是200611月份一些国内外弟兄姐妹聚在一起时的对话,看来这个问题不是简单几句话能回答得清楚的。这个问题也使我恍然大悟:我原来一直以为中国信息教会的分裂是从200312月一位美国老弟兄到中国来传讲“国际上信息教会分为两大派”开始的; 没想到,搞分裂的人从一开始就为搞分裂做好准备了。

今天,我已进入花甲之年。若从安度晚年的私心出发,我本该闭口不言。但是最近发生的一件事使我感到了神的呼召,觉得不说就太亏欠神了。事情是:一位到中国各地信息教会“举办传道人培训班”的加拿大圣经之道教会的弟兄,居然教导学员们说:我们一直实行的十一奉献、圣餐、洗脚等等都是应该废除的。照他的意思,似乎我们原来全都信错了。

前面对话中所提出的问题也提醒我:早期做伯南汉信息翻译工作的“石晓鹰”翻译组成员之一林佩姗姐妹和一些年长弟兄姐妹在过去几年里相继作古,可能知道这个问题答案的人已经为数不多了。我又怎么知道神什么时候接我走呢?若能在有生之年对年轻的信徒解答这个问题,其实也就是记载了伯南汉信息进入中国的简史。这也许对信徒在属灵成长和经历试炼的过程中辨别诸灵略有裨益。下面我就说一说这段简史。

1969年,新加坡华人青年林彼得弟兄接受了伯南汉信息。1981年,伯南汉信息资料的版权人“伯南汉传福音协会”改名为“神之声录音机构”。1990年,林彼得弟兄取得了把伯南汉信息资料翻译为中文的正式授权。1992年,由林彼得弟兄领导的“石晓鹰”翻译组翻译的伯南汉信息白皮书开始运到中国,同时林彼得弟兄(当时他已定居澳大利亚、在悉尼信息教会当牧师)开始在蛇口和福州建立了若干个信息教会。可惜,经过几次被抓,那时候的信徒现在可能都离开这信息了。

1995年,当时上加拿大圣经之道教会的一位美国老约翰弟兄在加利福尼亚认识了林彼得弟兄,得知林彼得弟兄已组织翻译、印刷了大量信息书籍,并已在中国建立过若干信息教会。老弟兄力促林彼得弟兄与加拿大圣经之道教会牧师毕斯科弟兄联合起来做此项工作,林彼得弟兄同意了。于是林毕合作于1995年筹备,1996年正式起动。加拿大方面由美国老约翰弟兄和美国小约翰弟兄二人当第一步传福音的和搬运工(因为他们二人都不是传道人),又邀请了荷兰的克拉斯弟兄作为给中国信徒传讲伯南汉信息的第一位传道人。他们三人以加拿大圣经之道教会的名义,以林彼得弟兄赠送的大量书籍,以深圳为基地,开辟了在中国传播伯南汉信息的第二条战线。澳大利亚方面则继续以福州为基地传播。双管齐下,进展迅速。那时候双方使用的所有的书都是“石晓鹰”翻译的“伯南汉信息” ,其数量之多,并不下于后来“伯兰罕信息”书籍的总量。因为仅加拿大方面收到的“伯南汉信息”暂存在香港的,每月库房租金是七千元港币,暂存在深圳的,每月库房租金是一千三百元人民币。

19976月,我开始为加拿大教会做信息翻译工作。那时双方的合作非常紧密,翻译目录由加拿大的托尼弟兄与澳大利亚的林彼得弟兄协商列出交给我,我做出的电子稿由我们教会当时的负责人某弟兄同时发往加拿大和澳大利亚。我家里虽然早就有电脑,但我那时还不会中文输入,所以我在1999年初去美国探亲之前做完的24篇信息翻译(包括一本书《从神那里差来的人》)都是用手写的,然后送到街上的打字店输电子版(后来由某弟兄的妻子输入)。至今我还保存着其中的18篇手稿。我当时手写的都是“伯南汉”而不是“伯兰罕” 。1998年,加拿大在深圳印的8篇信息单行本,都是我翻译的。他们印的单行本上才第一次出现“伯兰罕” 的名字。当时他们负责此事的弟兄对我们解释说:“‘罕’比‘汉’好,使人容易联想到中文圣经里的亚伯拉罕。”我那时不知道英美人对先知的姓是怎么发音的,听了这话也没有当回事。那8个单行本虽然印了各五千册,但发出去的并不多。19993月泉州事件之后,就再也没有发过了。到200610月我们教会向加拿大教会移交印书募捐帐户和库房时,那些单行本的库存量还相当大。因此,总的来说那时“伯兰罕”的名字影响不大。可以这么说:在上个世纪里,世界华人信徒只知道“伯南汉”而不知道“伯兰罕” 。

1998年底,加拿大教会叫我们的某弟兄买一台扫描仪,他和我一起开始扫描澳大利亚出的《七个教会时代》和《七印》两本厚书。两本厚书还没有扫描完,我和我妻子就到美国探亲去了,这一去将近两年。泉州事件之后,听说加拿大圣经之道教会里由王某某弟兄取代了原来那位弟兄,负责中文信息资料翻译工作的岗位。2000年年底,王某某弟兄负责出版了加拿大教会“翻译”的两本厚书。那两本厚书正是在我们的弟兄扫描澳大利亚原来翻译的两本同名厚书的基础上做出来的,与澳大利亚1996年出的两本同名厚书相比,只有两点区别:一是“伯南汉”全部换成了“伯兰罕” ,二是删除了石晓鹰所做的宝贵的“译者注”(我们初期信徒主要是靠那些译者注读懂伯南汉信息的)。2002年,加拿大教会把“石晓鹰”翻译组里的翻译挖出来一个,后来又挖出来一个,加上还在继续为他们做翻译的我,翻译的速度就很快了,出的书越来越多。逐渐地,新来的信徒就只知道“伯兰罕”而不知道“伯南汉”了。

<P class=MsoNormal style=

QQ|时代信息网 ( 粤ICP备09039477号 )

GMT+8, 2019-2-16 15:1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